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史天地
扬子江畔旧盐都——十二圩
发布日期: 2009-04-02 09:00  访问量:       来源: 仪征市政协        保护视力色:

刘武权

    十二圩,东距润扬长江大桥15公里,南濒长江,与夹江对面的鹰洲、世业洲(今属丹徒市)相望,西距仪征5公里,北靠宁通一级公路新城道口,沿江高速公路贯穿全境,水陆交通十分便利。18世纪60年代以来,这里一直是繁忙的水陆码头,并随着淮盐的中转兴盛而蜚声海内外,长达半个多世纪之久。其间经历了兴盛、衰落、复苏三个时期。
    十二圩原本是长江北岸冲积平原上的几个零星无名小渔村。至清康熙年间,官府以三年不完田赋课税为条件,招标开垦沿江芦洲。一时,淮河两岸及里下河地区水患难民纷至沓来。他们以地形较好的蒲新洲为立脚之地,连结永兴洲一部,筑圩而居,安家立业。先后数十年,沿江筑圩十四个。此地位居第十一、十三圩之间,故称之为十二圩。
    十二圩,滩面地势开阔高爽,对江有鹰洲、世业洲为屏障,夹江之中江面宽广,水流平缓,10多里范围内均有锚位,可停泊大批、大吨位船只,是个理想的优良水运码头。清同治年间,清廷据曾国藩奏请,决计将淮盐总栈由瓜洲(沿江坍塌严重,危及总栈设施安全)迁至十二圩。此种说法,虽无史料记载,但十二圩地区确有东营盘、西营盘、小营盘、红旗营盘诸地名。而且籍人沈捷、高维岳诸老年少时都曾见过总栈大堂之上悬挂着的曾国藩亲笔手书“东南利浦”巨匾。曾氏为官一贯谨于言而慎于行,据其性格特点是不轻易题词挂匾张扬的。多年前调研时,圩地老人也相告:自己的前辈为湘淮两师将士。从这些事实中,可见此说并非虚构。
    “两淮盐务总栈”设于十二圩,但是,它的主管机关——两淮都转盐运使司衙署却设在扬州。根据清政府规定,湖南、湖北、江西、安徽4省的食盐均须由两淮盐区运出,凡销往4省口岸的都得在扬州领票往十二圩盐栈领盐。盐课是清政府的经济命脉。在全国盐课982万两税盐中,两淮盐课高达607万两,占总数的62%,十二圩虽为食盐集散地,它的总栈总办,系六品顶戴职位,官衔次于州府而高于县令。总栈下设:浦委厅(专司淮盐进场、出场以及盐场水陆各种职司人员和工种的管理)、掣放局(专司查核验对盐票,按票核数放盐)、查舱局(专司查验装、运、销数字,按舱核对填具舱口单,盖章封签放行,以便沿途盐政机关查核,防止偷漏盗卖)、毛盐局(专司进出场运行中散失脚盐的回收淘洗)和盐务警察总局(专司保卫总栈,维护地方治安、缉拿盐斤走私者等工作)等机构。盐务警察总局下设水陆两个巡防营(又名缉私营,后改为税警大队)。仅总栈序列任事各职员约千人,加之圩地行政管理人员数千人,从事盐运的盐工、船工5万人及其家属,圩地鼎盛期计有常住人口1 5万,号称20万。两淮盐务总栈的迁圩,加速了圩地城市化的进程,被沿江各省食盐口岸誉为“盐都”,而省内人士则称之为“小上海”。其时的十二圩,正如1918年曾在总栈供职的刘豹岑先生在所吟咏的《独步江干有感》中所描述的那样:
    舳舻十里泊江干,
    荟萃人文气不凡。
    湘鄂皖西人辐辏,
    仕农工贾业昌繁。
    江城水市凭游乐,
    楚馆秦楼任往还。
    独有隐忧谁个识?
咸  停转曲终弹。
    随着盐务的兴盛,十二圩俨然成了经济特区,尤其是服务类的第三产业得到了充分的快速的发展,呈现出“四早四多”现象。
    所谓“四早”,一是轮船开埠早。蒸汽为动力的轮船是现代工业的产物。清末民初,便有外商怡和、太古、招商各大轮船公司的船只在十二圩江面上游弋,自两淮盐务总栈设于十二圩后,由上海开往武汉、重庆的大轮,就在十二圩停泊载客载货。随着大轮的开埠,国内的民族各小轮船公司也争相逐鹿,均在十二圩开展各条航道业务;二是电报、邮政开市早。由于两淮盐运带来的特殊兴旺,急需现代通讯设施,十二圩于1898年就相继开设了电报局和邮政局。而仪征县城在1908年才设立邮政局,且电报局一直未设,如有急务需往十二圩拍发;三是火力发电照明早。清末,苏北除扬州、南通、淮阴、徐州等城市外,其他各县城均无火力发电照明。唯十二圩开设了大新电灯公司,安装80KV发电机一台,使全市晚间灯火通明;四是地名闻世早。十二圩开埠后,百业便日益昌盛起来。民初中.国地舆出版社发行的全国分省地图,标出的十二圩位置重要性已超过扬州。文字说明中开宗明义洋洋大观地叙述着十二圩两淮盐运兴盛与经济地位的重要。若国外寄来的函件上写“中国十二圩×街×××”,国内的写上“十二圩×街×××”即可准确无误地送达。其时,国人把是否到过十二圩当成判定是否见过大世面的标准。委实十二圩街市繁华至极。什么湖北的荆庄大布、弟弟牌、荆州牌香烟,什么安庆、芜湖的大米,江西景德镇的瓷器,什么湖南的桐油、长沙的湘绣、四川的榨菜,什么宣城的宣纸、徽墨……无不一应俱全,且价格比别处便宜。这主要得益于庞大的运输船队顺道稍带。省内,如南通、盐城、淮阴、扬州客商也纷纷来圩进货批发。十二圩不仅闻名中国,而且饮誉世界。
    所谓“四多”。一是盐运木帆船多。其时,场商将两淮盐斤用木帆船由运河装载进圩。运商再将盐斤运往沿江各食岸销售,均需大批盐船装载。进进出出,上上下下每天停泊在十二圩江面上的各类船只近2000只,延绵十华里。大木帆船载重1200吨,一般的载200—500吨。以1000吨左右帆船为例,其船身长13—14丈,船桅高达12—13文,桅杆底部直径约3尺,船尾高出水面3丈多,中舱舱面可设酒宴3O桌。故有“船到十二圩小”之谚语流行。二是积存盐斤多。十二圩一般日积存食盐量在50万包左右(包重138斤)。每天进栈出栈盐斤约6—8万包,足够供应上江4省和江苏附近近200个县军民食用。存储量吞吐量大,买盐的、运盐的、销盐的商人均成立了自己的行会组织,以维护各自的切身利益。光运盐的就有18帮之称,如安徽巢帮、金斗帮,江西西帮、湖北北帮等。为了监督总栈每年税银的如数征收入库(将盐税作为偿还外债抵押),欧美各国均派员坐镇十二圩。三是地方民谚掌故多。民谚是社情的折射。十二圩社会纷繁复杂,民谚比之外乡镇要丰富得多。说明船多船大的有:“船到十二圩小,人到扬州老(扬州风光秀美,人生得年轻)”;说明盐工生活艰辛的有:“十二圩寻钱容易了,三天不做当棉袄。”(收入)“刮风一半,下雨全无”,“上午(进盐场做工)像花子,下午(结工后穿戴)像公子,夜晚(吃喝赌乐)像浪子。”如形容十二圩人泼悍的有:“扫盐场上来的。”,与山区的“放牛场上来的”一个意思。……十二圩的区域性掌故也多,如讥讽“老混事”草菅人命,败给小讼棍的有:“三斧一把刀,遇见小卢摔一跤。”(三斧一把刀,为士绅高成池、盐帮董事唐岳锋、青帮人物陈世忠、新龙泉老板陈建章,此4人善于调解民间纠纷,逢事斩斩剁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次,他们为私了一桩人命案给小卢(卢立功)告了一状,被县府判为败诉)。有讥讽争行夺业的,如“毛盐三大恶,铁匠、标致、李小脚”。(扫毛盐是无本买卖,散落的毛盐,水洗成卤再熬干收入颇丰。铁匠为江氏铁匠嫂。“标致”为反说丑女殷氏,李小脚为李姓妇女,三人凶悍、泼辣,文能诡辩,武能散打)。有讥讽靠割肉行赖下赌注以插入赌场、搭股东、分油水的,如“夏文喜、程少怀、刘正才,刀子一拔钱就来”。在黑暗的旧社会,十二圩的青、洪势力也很强大。民初臭名昭著的、流氓、土匪“大王”(王贵禄)、“二王”(王子安)就是帮中之人。当然,旧十二圩也算得上冒险家的乐园了。四是服务行业多。圩地15万常住人口的吃喝拉撒玩,加之停泊在江面上的约2000艘运商和船工的消费,有效地刺激了、公共服务事业的大发展。除了前面说到的电厂、电话局、电报局等近代工业、通讯业外,还建有船舶修理厂3家(以汪大湘船厂为最著名)、米厂3家(以车万顺为最著名)、磨坊30多家、糟坊10多家、木行5家(以德丰厚为最著名)、钱庄5家、当典13家、粮行7家、米店20家、布店10多家、照相馆2家、京广货店10多家、茶食店5—6家、南货酱园店20家、瓷器店5家、桐油店6家、茶叶店5家、浴室5家、旅社10余家、饭店酒馆2O多家、文具店6—7家、中药店14家、西药店6—7家。另外,还有水火保险公司、中央储蓄会驻圩办事处及外商经营的大英烟草、南洋烟草公司、德士古煤油、鹰牌煤油、亮牌煤油公司等办事处。文化娱乐设施除5座影剧院、7—8座茶馆供说书、弹唱用外,还辟有东门、西门、中门三个大码头广场。人烟稠密,市场繁荣,百业兴旺,店铺林立,令人赞不绝口。
    十二圩的兴盛经历了65个年头。自清同治12年(1873年)至民国26年(1937年,193O年左右两淮盐务总栈撤销),高扬在十二圩上空的两淮盐务总栈的蓝底白字(盐字)旗滑下30多米高的旗杆。十二圩进入了一个低迷衰落期。究其原因主要是:
    一、水火轮番袭击。俗话说,“水火无情”,何况轮番袭击。据圩地老人传言,民国二年(19l3年),一场大火,从江船烧到江岸,此灾烧掉江船近千只,着火的桅杆倒在江岸,竟把5里长街烧毁三分之二。原因是江西帮帮主郭松林江船办喜酒,洪都码头不慎着火。更为严重的当属1931年的长江洪水,蒲新太平坝倒圩,街市一半水漫尺余,深处可行船淌渡,其时沿江各省也频频告急,盐运遭受了严重挫折。
    二、泥沙淤塞梗堵。进入民国20年后,十二圩江岸涨滩加速,这里原来江面宽阔,水深浪静,有近20里的江船与海轮停泊锚地,沿江许多码头直伸江面,盐斤运转上下方便。民国20年前,十二圩开始不断涨滩,至20年东河滩露出江面,对盐斤的运转进出妨碍极大。场、运两商合计对策以挽逆境,遂投资近20万元建筑长达两华里长的通江栈桥(人们称之洋桥),上铺来回三轨道,秋后水小时以四轮板车沿铁轨运送盐斤上下。岂料栈桥犹如巨臂伸入江心,妨碍上游流速,对江之鹰州及江北泗源沟被江流冲刷倒塌的泥沙随波逐流,被栈桥阻挡而沉积,一、二年间,栈桥秋后竟现于沙滩之上。这样场、运两商每引(每引为8包,每包重138斤)盐斤虽然要多花数十元运费,也难如期完成盐斤进出场运转的任务。
    三、“新盐法”的冲击。民国22年(1933年),国民政府财政部推行“新盐法”,将淮北盐斤直运湘、鄂、皖、赣各大岸,废除在十二圩屯储,提前将盐税入库。这对场、运两商均有利,对食岸人民也有利(因开支缩小可降低盐价),但对十二圩广大盐工及赖以生存的近15万民众的生计出路,则未作妥善安排。因此,圩地江船十八帮、盐浦职业工会、商会、街董联合起来,组织了3000多盐工赴宁,日夜静坐在国民党政府门前请愿,开展了一场抵制轮运、保障帆运的“轮帆争运”的斗争,其事态震撼全国,各报多有刊载。国民政府财政部最后采取缓冲办法,应允民国22—23年,湘、鄂等四口岸以帆二轮一之数承运;民国24年起,执行轮帆各半运数,许以几年时间维持十二圩盐工的生计,使之有机另谋他就。为了抚慰民心,政府出资将十二圩旧港原工艺厂扩大,让无业可就者来厂学艺而谋生。此次“轮帆斗争”还凝聚大律师章士钊先生的辛劳和汗水。抵制“新盐法”的实施时间,虽然团结一致斗争取得了“胜利”,即至民国24年执行轮帆各半承运的时间已到,由于圩地各界对承运轮船公司施加种种压力,轮船承运的数字仍未突破轮一帆二范围,使十二圩广大劳工又有了苟延残喘的机会,此时从表面看来十二圩的盐运减少无多,但因涨滩严重,进出上下盐斤相当困难,完成中转承运任务也十分费力。实际上,即使政府不实行“新盐法”,由海轮运盐直上,十二圩也无法支撑多少年头。
    四、几度战争的重创。辛亥革命爆发,战争给沿江各省在不同程度上带来了影响,十二圩的盐运也受到停滞。进入民国后,先是军阀割据,连年争战,盐运更是挫折频频。如1927年,北洋军阀孙传芳发动龙潭战役,其五省联军第十一师进驻十二圩,迫令一切军需给养与渡江船只由十二圩负担。更为严重的是,l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失利后,日本侵略军长驱直入。国民政府打着“一切为了抗日、一切服从抗日”的旗号,将十二圩一千几百艘江船分批查封由龙潭装载石块、水泥运往江阴、马当要塞堵江,借以阻止日军西犯。船主船工顿失生计,倾家荡产,只得挥泪返回各自原籍。是年11月下旬,十二圩在日寇海军、空军齐头攻击下,也陷入敌手,场浦内的高大洋楼及群众住房被炸毁无数,群众遭残杀达40多人,场内存盐1O多万包也被日军抢去盗卖。在混乱的大炮声中,十二圩广大群众流离失所,纷纷外逃。原来盛极一时的“淮盐之都”,一刹间变成了冷冷清清不足万人的荒镇。
    从日寇侵占十二圩(1937年),到仪征全境解放(1949年),其间经历了12个春秋,这是十二圩的衰落时期。它对圩地广大人民来说,是个不堪回首的日子。对此,八旬老人沈捷先生曾赋诗一首表达了对昔日盐都的怀念之情。
    万楫千帆不再逢,
    一江两水永流东。
    芦花掩却繁华梦,
    总栈淮盐史话中。
    解放以来,党和人民政府领导十二圩人民,战天斗地,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尤其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圩地经济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如今漫步圩地街头,高楼崛起,路阔桥宽,商铺旺盛;放眼江面,工厂林立,滩涂宽广,水产丰盈,人民安居乐业,生活得到了根本的改善。……由于十二圩地处长江三角洲前沿阵地,水陆交通发达,各方条件优越,多年来一直成为海内外人士观光、投资、开发的理想场所。为更好地服务于全省的沿江开发,市、县两级政府决定于2005年3月建立十二圩办事处(正乡级),并设立了古镇建设管理办公室。两组织自成立之日起,即着手实施古镇的规划建设,聘请了河海大学设计院编制了《十二圩古镇总体规划》方案。该方案将古镇总体面积界定为2.5平方公里,逐步使十二圩融入大城区。为彰显盐文化,提升古镇文化内涵,还聘请以扬州大学相关专家、教授为主体的编著小组,广泛收集盐文化资料编著了《十二圩盐文化》一书。总总迹象表明:十二圩正全面走向复办。

                    

                                                                            (根据沈捷、高维岳、李存平等先生回忆整理)

 

 

网站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