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史天地
仪城河溯源
发布日期: 2016-07-25 09:00  访问量:       来源: 仪征市政协        保护视力色:

    仪征濒临长河,东有仪扬河,西有胥浦河。旧时,古城四周为宽阔城河环绕,南门外从泗源沟至沙漫洲的沿江地带,漕盐运输进出的古河道与新河道纵横交错。城内两条东西向而又平行的河道纡回曲折,贯注全城。整个城厢不亚于江南水乡。城外通江河道,水系变化频繁,难状尽其貌,这里先说说城内的河道。
    说城内河道,不能不说现今横贯市区的仪城河。它过去是城内河道的主干,历史久远。南宋乾道四年(1168)郡守张郯修筑建安军城时,在城四周开凿深八尺的城壕,现今仪城河的前身就是建安军城的南城河。嘉定年间,建安军城两翼向南扩展,明洪武初年第二次扩城,合东西两翼为完整的城墙,原建安军城南门宁江门即今鼓楼所在地成了城的中心,南城河也成了城内河道。明万历元年(1573),仪征知县唐邦佐对城内河道重新规划,浚旧凿新,从此城内形成两条河道,《县志》称之为市河。两条河与城外江淮相通。一条即今仪城河前身,由东门水关引淮水(仪扬河连京杭运河与淮河相通)入城,绕泮池西行再转向北到达城西北角县署之西,河上由东向西有鼓楼桥、珍珠桥、通县桥等,转向北近西门还有双桥。另一条自南门水关引江水入城,沿仓巷南东行与上一条相交于东门城内,然后向北再西折到梓橦墩之南,河上有通府桥和水绿桥。两条河均东西向且基本平行。两河之间还有一条南北向的河道相连,河上由南向北有仓桥、天宁桥和单家桥,现在市实验小学操场的西边,还能隐约看到它的遗踪。二河相交,环绕纡回,流遍全城,给县城增添无限活力,给人民带来巨大福泽。“凡百货及民间日用之需,皆藉载于舟楫,无负载之劳。遇有风火不虞,则赖以救焚。城内井水水咸,有此可免远汲。东北一隅,瓜园菜圃又得藉灌溉而得食用,种种利益民生之处,难以枚举。”且乘船于碧水绿树之间,轻篙小橹,可游遍全城,以至于东门桃坞,西南之西溪。
    从明万历至清康熙年间,由于年深日久,市河逐渐淤塞,绝源阻流,仅存河道故迹。每逢经旬阴雨,街巷几乎成为泽国,若遇回禄之灾,庐舍尽成灰烬。城中百姓深感无河少水之害,绅商市民纷纷要求捐资挑浚。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知县李昭治主政,接受民众倡议,动工先挑浚西北一段。这一年仪征岁熟年丰,乡试报捷,全县十一人中举。官员百姓皆相信“水通则利而阻则害”的风水之说,以为是天人感应,是疏通市河带来的吉利,于是更加踊跃捐资投工。参加挑河的民工披星戴月,不避寒暑,终于让市河恢复了生机。这可以从当时的诗文得到印证。生当雍乾时期的著名诗人、诗评家袁枚,从扬州到仪征游览,一路上写了八首《真州竹枝词》,其中有六首写乘船在城内游览的所见所感,有两首是这样写的:


(一)
最好城河水二分,开窗终日鸟声闻。
参天两岸树阴合,中有人家住绿云。
(二)
连朝分咐小篙工,随意闲游但听风。
难得吟声花外落,水窗围坐几诗翁。


    乾嘉时期仪征人厉惕斋所写的《真州竹枝词》前言,也多处描绘游内城河的景象,其中谈到南水关与东水关一节:“又或进南水关,游内城河,仓巷人家,皆有河房,帘幕之下,衣香人影,亦有敞其帘栊,箫管弹唱者”。“过纸坊桥而东转北,游于泮池,一角红樯,千章绿树,游者坐重荫中,青翠欲滴,此地人不常见无碍。小关帝庙前石桥,必矮船篷而折腰其下,不屑也。游毕,出东水关,则见湖船云扰,离清虚之府,又到繁华世界矣。”他并以《竹枝词》记泮池之游:


纸坊桥过顺流东,迤逦行来到泮宫。
四面柳荫遮不断,一船人在绿天中。


    然而世事沧桑,河道亦然。仪征城内市河从清康熙末年大规模疏浚,乾隆二十年(1760)和嘉庆三年(1798)又两次小型疏浚后,就再也没有疏浚了。至新中国成立的150多年间,河道严重淤寒,有的成了农田街巷,有的变为水洼断河,有的形如浅沟一线,无复当年二水相连、环绕全城的胜景。1968年冬天,“文化大革命”尚未结束,党就关心民生,兴修水利,投入巨资,动员民众及工厂职工和机关工作人员,在旧北河道的基础上,东改道,西延伸,重新开挖仪城河。仅半年时间,人们硬是顶严寒、冒烈日、栉风沐雨,用双手双肩,挖土近50万方,开河近10里,将一条东接仪扬河,西连胥浦河,横贯市区中心地带的仪城河呈现在无河少水、尘嚣喧攘的闹市,再现了昔日的生机与恬静。1971年在河畔建起自来水厂,将清洁的城河水送给千家万户和单位。仪扬河曾经让大多数市民告别了吃井水的历史,至今仍然有运输和灌溉之利。更为可喜的是,流动的江淮水给仪征带了活力,那骀荡波光,参天绿槐,临河垂柳,几十年来一直是古城的一道美丽风景线。而今,又成了以鼓楼为中心、以城河两岸景点、绿树、草坪为依托的旅游观光和购物休闲的重要景观区。

网站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