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史天地
郑板桥的仪征情结
发布日期: 2018-04-23 09:00  访问量:       来源: 仪征市政协        保护视力色:

帅国华

    提起郑板桥,稍为有一点文化知识的人没有不知道的。这位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进士,清代著名的书画家、文学家,三绝诗书画,名播海内外。他在做官的前后均居扬州卖画,其书画别具一格,立异标新,被称为“扬州八怪”之一。郑板桥少时在仪征毛家桥读书,青年时代刚踏上社会设馆课徒的地方也是仪征的真州,多年的仪征生活,仪征的水土,仪征的人情,培育起他浓郁的仪征情结,终身不泯,老而弥笃。
    郑板桥的父亲立庵先生是一位教学有方的塾师,也是一位严父,对郑板桥要求极其严格,从幼年起就将其置于自己的管教之下,即使远离家乡到外地教书,也将郑板桥带在身边。约在清康熙四十年前后,他来到仪征县的毛家桥(现在新集镇内)设塾教书,郑板桥亦随父来到仪征,在父亲的馆内读书。郑板桥少年时代究竟几岁来到仪征,在仪征待了几年,从现在留下的板桥诗文、家书和研究者的著作中,虽然缺乏明确的记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仪征是郑板桥接受启蒙教育或早年读书地之一。这有他的题画诗为证:“余少时读书真州毛家桥,日中竹中闲步,潮去则湿泥软沙,潮来则溶溶漾漾,水浅沙明,绿荫澄鲜可爱,时有儵鱼数十头,自池中溢出,游戏于竹根短草之间,与余同乐。未赋一诗,心常养养(同痒)。今乃补之曰‘风晴日午千林竹,野水穿林入林腹,绝无波浪自生纹,时有轻儵戏相逐。日影天光暂一开,青枝碧叶还遮覆。老夫爱此饮一掬,心肺寒僵变成绿。展纸挥毫为巨幅,十丈长笺三斗墨。日短夜长继以烛,夜半如闻风声、竹声、水声秋肃肃。”郑板桥是在仪征最早吮吸到中华民族几千年优秀文化乳汁的。
    生长在封建社会的郑板桥和其他读书人一样,也要走科举之路以求功名。清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他24岁时中了秀才。秀才只意味着在科举路上跨了第一步,但却等于领到了当塾师的“资格证书”。虽然,郑板桥仍然要在科举的路上艰难攀登,但父亲年老多病,家庭生活困顿,他又不得不为父亲分担起部份家庭生活的重荷。在旧社会,一个穷秀才能做什么呢?最便捷的途径是教书。于是,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郑板桥26岁时踏着父亲走过的足迹、也是步着父亲的后尘来到真州,设塾课徒,开始教起书来。郑板桥是在暮春时节从故乡兴化骑马到真州的,一路上披星戴月,颠波劳顿,然而沿途明媚春色却让他陶醉,触发起诗情。他在马背上以鞭击节,哼出了《晓行真州道中》的诗句:“童仆飘零不可寻,客途长伴一张琴。五更上马披风露,晓月随人出树林。麦秀带烟春郭迥,山光隔岸大江深。劳劳天地成何事,扑碎鞭梢为苦吟。”
    郑板桥在真州设塾的地方叫江村。这个江村,并非真州有名的园林白沙翠竹江村。据道光《仪征县志》记载,这个江村“在游击署南,里人张均阳筑”,地处真州城南的长江之滨。现在我们虽然无法寻觅其遗迹,但从郑板桥的诗和家书中透露给我们消息猜测这也是一处“占山水之胜”的好地方,是一个有楼有阁的小园。郑板桥离开真州不久,给他的学生许雪江寄来了三首诗,回忆江村如诗如画的风景和如醇如醪的师生之情,其中一首写道:“不舍江干趣,年来卧水村。云揉山欲活,潮横雨如奔。稻蟹乘秋熟,豚蹄佐洒浑。野人欢笑罢,买棹会相存。”即使10多年以后,郑板桥已经人到中年,还没有忘记风景秀丽的江村,而且对它充满了情感。清雍正十三年,已经43岁的郑板桥依然住到镇江焦山这个安静的所在,读书以应科举。余暇时他又特地渡江北来,重游江村。他在江村茶舍写给弟弟的家书中,仍以十分愉悦的心情描述了一番江村的山光水色:“江雨初晴,宿烟收尽,林花碧柳,皆洗沐以待朝暾;而又娇鸟唤人,微风叠浪,吴楚诸山,清葱明秀,几欲渡江而来”。你看,郑板桥笔下的江村是多么清丽明秀,鲜活灵动。还不只于此,“此时坐水阁上,烹龙凤茶,烧夹剪香,令友人吹笛,作《落梅花》一弄,真是人间仙境也。”“是日许生既白买舟系阁下,邀看江景,并游一戗港。”这次郑板桥是应学生许既白邀请而来的,不仅游江村,还要逆水而上,观江景,游一戗港。一戗港在何处?志书载,在县城西南十五里,为青山、神山之水汇流入长江的水道,想必也如西溪,是真州人游览的好去处。
    教馆实非板桥所愿,薪水低微,生活清苦,貌似自在实为囚徒,“课少父兄嫌懒惰,功多子弟结冤仇”,既要对得起家长,又不能得罪学生。他感到苦闷和压抑,只得寄情于诗酒,或者从书中寻求解脱,课徒之余,“得句喜拈花叶写,看书倦当枕头眠”,有时便到河桥酒家酣饮,醉后便取笔墨,在店家壁上题起诗来。读书,吟诗,写字,成了板桥教书之余的主要活动。三年真州教馆生涯,郑板桥不仅诗书技艺和学问都有长进,而且接触到真州的风土人情,培养了一批学生,结交了一批诗友。他们当中张仲芲、鲍匡溪、米旧山、方竹楼、吕凉州诸人,均系真州文艺界名流,与板桥过从甚密,唱酬不断,结下了深情厚谊。
    郑板桥爱仪征的山,仪征的水,仪征的风物,仪征的人,一生对真州魂牵梦萦,晚年更深深眷念。他年逾花甲,66岁时还再访仪征,重游故地,重逢挈友,重会弟子。这次重访仪征是他仪征情结的一次总展现。他将对仪征的真挚情感注入笔端,尽情地喧泄,写下了脍炙人口的《真州杂诗八首》,一时间在老友中不胫而走,奉和纷纷。这更使板桥大受鼓舞,诗兴勃发,再叠前韵,又写下了《真州八首》。在郑板桥眼里,真州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景一物,一人一事,都充满了诗意,都值得歌之咏之。他崇敬“雪中松树文山庙,雨后桃花浣女祠。”他欣赏“村中布谷县中啼,桑柘低檐麦陇齐”;他喜欢“昨夜村灯鱼藕市,青帘醇酒见人情”;他颂扬“真州漫笑弹丸地,从古英雄尽往还”;他留恋“清兴不辜诸酒伴,令人难忘异乡情”;连“三冬荠菜”、“九熟樱桃”、嫩韭、虾菜都尽揽在郑板桥笔墨之中,兴味盎然。这次郑板桥在真州一共写了16首诗,连同以前他写的纪行、赠友、记事、抒怀之作,有二十四五首,唐宋以来,外地诗人咏真州的诗作,郑板桥是比较多的一位。

(作者系原市党史办主任)

网站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