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议政建言
关于加强社会组织建设的建议
发布日期: 2019-02-28 17:22  访问量:       来源: 仪征市政协        保护视力色:

市无党派知识分子联谊会


    社会组织包括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和基金会。截止2018年11月底,我市共登记社会组织541家,其中社会团体383家、民办非企业单位156家、基金会2家。
    一、我市社会组织发挥的积极作用
    一是服务政府中心工作。参与脱贫攻坚。2018年1月至8月,我市慈善总会、老区扶贫开发协会等13家公益慈善类社会组织共投入资金约680万元,开展扶贫项目43个,受益人口约1.45万人,其中慈善总会投入资金约353.6万元,开展扶贫项目6个,受益人口约0.65万人。服务两园建设。园博会开幕前,餐饮商会积极配合政府部门,免费为573名餐饮服务人员培训,其中293人拿到技能等级证书。
    二是繁荣地方文化事业。体育总会组织开展篮球赛、农歌杯广场舞比赛等赛事活动60余项,极大地满足了广大市民的多样化健身需求,烘托出全民健身和全民健康的浓厚氛围。象棋协会承办的象棋国际公开赛,吸引了美国、芬兰、新加坡等6个国家和地区的近200名棋手参赛,在线观赛人数超过10万人次。民族乐器协会深入广场、园区、乡镇、社区、敬老院开展演出,五年来,共演出80多场次。
    三是有效化解社会矛盾。芍药花巾帼志愿者协会在婚姻登记处设立婚姻家庭矛盾纠纷调解室,聘请专业社工人员对离婚前的夫妻进行疏导劝和。一年来,共调解婚姻家庭纠纷400起,劝和327对濒临解散的家庭,有效化解了婚姻矛盾。鼓楼社区邻里亲志愿者协会积极开展巡逻、公共卫生保洁、设施维修等服务,及时制止小区内不文明行为。
    四是积极开展公益活动。义工联定期去敬老院为孤寡老人理发、剪指甲、修脚、推拿按摩、体检、整理内务等,为孤寡老人送去子女般的关爱。全年风雨无阻每周为城区的23名孤寡老人、特困家庭送去新鲜的蔬菜瓜果,不仅提高了特困家庭的生活水平,还带来了社会的温暖。芍药花巾帼志愿者协会开展菁英集训营妇女就业创业项目,采用“一对一”和集中式培训,帮助失业困境妇女解决就业困难,目前,已成功帮助就业50人。
    二、我市社会组织建设存在的问题
    一是社会组织职能定位不清。引用社科院某位专家的话,当前中国社会组织发展已经进入“内涵式发展时代”,即既看速度、数量、类型及规模,更看效果、质量、结构与作用,社会组织的整个定位应该是自治性、自主性、主体性和合作性。然而在当前,我市社会组织不是以政府的合作者或者服务者的姿态呈现在社会面前,更多的是作为被管理者对待,对于社会组织的地位、作用存在认识上的偏差,这样的职能定位很难在新的管理模式下有所作为。
    二是社会组织整体发展质态不高。目前,我市文体类社会组织较多,有90家,占登记总数的16.6%,而行业协会商会类社会组织仅有35家,占登记总数的6.5%,能为社会或特殊群体提供专业化服务的社会组织和专业社工机构仅有16家,占登记总数的3%,整个结构分布不平衡。有些社会组织内部管理机制不健全,规章制度不完善,内部管理不规范等等,这些都导致了当前社会组织未呈现良性循环发展。
    三是社会组织培育载体不多。近年来,我市相关部门为社会组织发展搭建了一些平台,如市民政局围绕“为老服务、为青少年服务”、“社区微自治”等主题,连续举办五届社区公益创投大赛,累计投入创投资金约150万元。但推进社会组织承接政府职能转移和购买服务的工作还有待进一步加强,为社会组织相互交流、开展专题培训以及服务能力信用等级评估等方面工作还有待进一步深化。
    四是社会组织监管力度不严。近年来,我市依法登记的社会组织数量在增加,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社会组织发展水平的提升。受困于人员素质、资金来源等因素,社会组织一直未形成整套衔接顺畅的管理体系,从而使得社会组织在发展过程中一直缺乏有效的内部监管。加之我市尚未形成登记管理机关、行业管理部门、业务主管单位以及相关职能部门组成的社会组织监管工作协调机制,外部监管“有心无力”。
    三、加强我市社会组织建设的建议
    一是进一步厘清职能定位。社会组织自身必须找准功能定位,明确与政府部门的权力边界,努力扭转“被管理者身份”。要积极成为政府效能的助推器、多元化合作治理的重要媒介,要在沟通政府与社会、扩大基层民众对公共事务的知情度和参与度方面承担桥梁纽带作用,在社会治理中推动建立政府行政功能同社会组织自治功能互补、政府管理力量与社会治理力量互动的社会协同模式。
    二是进一步加强培育扶持。编制承接政府职能转移和购买服务的具体目录清单,将应当由社会提供的公共服务交由具备资质的社会组织承担,为社会组织营造更大的发展空间。建设社会组织孵化基地,积极开展社会组织专题培训,为社会组织活动交流提供平台,提升社会组织的管理和服务能力。重点培育能够促进行业规范、行业自律的行业协会商会类社会组织、能为社会或特殊群体提供专业化服务的社会组织和专业社工机构等。鼓励社会工作专业人才从事社会组织工作,可参照扬州、镇江等地做法,对民办社会工作机构聘用的从事社会工作的专职工作人员给予经费补贴。
    三是进一步加强党组织建设。据统计,目前我市社会组织建立党组织仅有8家,其中单独建立党组织的有6家、联合建立党组织2家,这些无法满足新时代社会组织发展的需要。围绕将社会组织建设成为全方位参与建设和发展的重要力量这一目标,应当深入贯彻中办《关于加强社会组织党的建设工作的意见(试行)》的要求,充分发挥社会组织党建工作主管部门职责,加强社会组织党建工作,同时积极建设市级社会组织党建服务中心,为社会组织提供党组织建设、党员教育培训、管理服务等党建工作的指导与支持服务,组织开展社会组织党组织活动,强化党建工作的旗帜引领作用。
    四是进一步加强内外部监督。建立社会组织监管工作协调机制,明确职能分工,压紧压实各部门对社会组织的监管责任,形成工作合力。强化年检、抽查等日常监管,建立社会组织联合执法机制,对违法违规的社会组织或未经登记的非法社会组织,依法予以惩处。加强社会组织管理服务队伍建设,配齐配强工作力量,形成相对独立、统筹协调、力量匹配的社会组织管理队伍,确保事有人管、责有人负。指导社会组织规范制订章程,完善议事决策规则,健全内部监督机制。建立社会组织信息公开机制,引导社会组织定期公布组织、财务、活动等信息,增加社会组织透明度,接受社会舆论和公众评议监督。